• 熬到周末,极其劳累,只想倒头大睡。

    周六也还是忙碌的一天,一早出门收租,中午参加朋友婚礼,下午打球,晚上聚会,都排满了。日子满的都没有自己的空间,哪里还有风月?

    而我所高兴的,是今天终于看了吴冠中林风眠的画展,至少在那样的午后,心里是安静的,那些...

  • 2010-04-25

    攀岩归来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
    一个周末,上海进入夏天,走在街上已是成片的绿,如同回到东南亚的感觉。

    但又比东南亚更加细腻优雅,这就是上海。

    二月的时候去环山,二条腿酸的仿佛不是自己的;这次攀岩,改成手酸的仿佛不是自己的。

    还是胆子大,头一回就可以爬到顶峰。虽然攀到一半的时候,我大叫要下来,幸好坚持住。

    贴一张我极其喜欢的照片,小胳臂小腿其实也有力量。

     

  • 2010-02-12

    虎虎生威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越是不写,越是无言诉说。

    偷空看了妞们的记录,还在辛勤耕耘着自留地。真好。

    呼啦啦的日子就翻到了2010年春节,虎年开始了。

    真好,其实我过的很忙。上月又看了一场纵贯线告别演出,这是第二遍啦,接下去就是彻底告别。留在记忆里的美好,已经足够。

    今年的计划,理财还是需要的。尽管这个月,花了将近2000大洋,买了一堆潮人装,我越来越喜欢潮流有个性的打扮,卷发,厚厚的大围脖,长长短短的TEE,不规则的针织...
  • 2010-01-13

    终于恢复了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刚回家,上来一看,关了一个多星期的BLOG终于恢复了。

    心定了,虽然写的很少,但至少是一个自留地。

    属于自己的,可以胡言乱语的窝。

  • 2009-06-16

    除却巫山不是云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除却巫山不是云,不过是因为巫山的云最好,若有好过巫山的,那人也就不呻吟了,也就快快乐乐的过了,也就忘了巫山了。

    男主人公家明痴恋上云四姐,误以为她便是他的云,而云四姐最后只是轻轻告诉他:晚上深夜,睡到一半来,身边有一个温暖的人伴著你,那就是你的云。

    花好月圆,良辰美景,有始有终。你笑言,那些只是小说,人生数十载,谁没有伤,谁没有痛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可与人分享不及一二。

    世事无常,人有常。

    ...
  • 2009-04-27

    一颗贪玩的心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很多人都这样说,我有一颗不安分的贪玩的心。

    以前不觉得,现在越来越体会到这点。但现在认识的人,真是没从前那群人有趣。

    以前的朋友们,爱旅行的占了大多数,旅行之外,有人学占卜,有学钢琴绘画法语西班牙语(小白还介绍我认识了一个西班牙语小老师),有学修行,有学YOGA,有学跳舞,有学摄影,有学乐器,有专业品酒的,有自驾车的,有骑行的,有写文章出书的,有爱音乐的。。。

    太多了,各自生活的精彩。所以有人若和我说,终生爱好是打牌麻将,...
  • 2009-04-05

    同济的樱花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
    看房看的心力交淬的阶段,看同济的樱花,虽然是清明的沥沥小雨,但校园里依旧很多人拿着相机在雨中拍照留念。

    真的很美,很漂亮,更配合了某人华丽丽措手不及的一个熊猫式摔交,我日后定会怀念这样的日子。

  • 2009-02-16

    生活的理想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
    经济危机越来越明显,到处都有人在说裁员,失业,找工作,这日子的过的。

    房子还没买,打算先去学车。日子过的实在是忙,忙,忙,忙着吃喝玩乐,真是不务正业。

    翻到三年前的照片,还是扎着马尾辫,棉衬衫,牛仔裤,球鞋,眼神里有淡淡的迷离,难怪总被人误以为是学生。

    长发飘飘,白衣飘飘,长裙飘飘,很多年了,都是这样过来的,一直一直,都被当作学生。

    可我下了决心要改变这样的形象,烫发,闪亮的长TEE,短裙,高跟鞋...

  • 如果真的有脚伤 请早点通知我们,

    但真正站在了跑道上 请你完成比赛!

    别说我狭隘,看完新闻发布,我实在是想不通如此严重的腿伤怎么会来的如此突然的,早干吗去了?我相信刘翔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最优秀的团队和医护设施,这样的腿伤怎么会不引起足够的重视?

    前一天的新闻还说,刘翔的已经达到最好的状态!后一天马上改成,伤势严重到不能参加比赛!

    中央电视台破天荒的派出了直升飞机来直播一场预赛,记录下的却是9万现场观众的一片...
  • 2008-05-14

    活着真好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地震的时候,我和J正在外面开会,坐在小洋房二楼的露天阳台喝下午茶,然后同事打电话来,地震了。

    以为他在开玩笑,信号马上中断了,再拨过去,服务器无法接通。

    又连续拨了几个人的电话,都打不通,那一刻心里有些着急了。后来好不容易通了电话,我们办公室在35楼,大家都紧急疏散到附近的绿地去了。

    再拨成都办事处的电话,始终没有人接听,后来听说北京那里也疏散了,于是各自回家。

    这几天几乎整天都在看新闻,看电视里的报道,虽然反复...
  • 2008-05-01

    五月盛放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忽而初夏。街上一下子多了无数型男型女,绣花T恤短裤挎包,装扮很象香港,连城市的空气里都是夏天的味道。

    有人说,那是你每天所经过的道路不同,上海也就这二条路道可以和香港媲比。

    然而,我还来不及看满眼繁华世界。

    开始读夜校,一周二次,下班后直接跑到教室,课堂里听老师常常唠叨就业行情艰难,生存压力,昏昏欲睡。

    下课后回家,晚上9点的地铁,车厢里挤满的都是我一样夜校回来的少年,还在蒙头苦读,那种感觉,仿佛是一下子年轻了十...
  • 2008-02-14

    当时只道寻常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春节终于是结束了,J从北京来上海过了二天,后二天打球,又去公司值班,冰冷的办公室,可是依旧需要承受。

    和J说起过去的旅行,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而今的生活如此寻常,如同是扎根在尘土里,深深的扎进泥土,越来越深。

    年前一直想要租房,现在却开始考虑买房,在真正想到买房的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想要的,原来是一个家,哪怕再远再小,那都是属于自己的家,亦是会甘心当房奴。

    几年之前,怕是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    那一日J问我,...
  • 2008-01-17

    这个冬天不太冷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上海终于下雪了,天空飘起朵朵雪花,漫天飞舞。站在35楼的窗口看这个城市渐渐转冷。

    这是南方罕见的下雪天,同事们啧啧感叹,我却想起,那年八月,绒布寺的漫天大雪。一生中见过的最美最厚的雪。

    这些日子都在运动,因此日记写的渐少,也难得有时间看别人的BLOG,因是对自己说,08年至少要有一个改变,而我所能做到的,是可以做到的一些改变。

    报了网球班,周末开始第一场练习,也和朋友约定,有空的时候一定去多打羽毛球。如果不打球和YOGA,晚上就去校园...
  • 2007-11-13

    不可贪心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
    我在日常听到最多的,一是柴米油盐,二是房价股票,与中国人的生计戚戚相关,日日要谈,日日必听。

    最近和人聊天,不约都谈到了生活质量,有人说生活中钱不必多,但够用就好。

    那究竟什么是够用就好?只是一回头,又看中的是上海最好地段的房子,笑。

    看亦舒的小说,股票大跌,一夜之间身价暴跌,竟和现实中如出一辙。听见过一夜之间暴富的故事,也听见过股市低迷时期身价一下子从几十万缩水到几万的故事,并非骇人听闻,全都是发生在身边的最最真实的事情。可是报纸杂志上日日重复的成功经验,又是那么的振奋人心,一而再,再而挫,越战越勇,越败越挫。刚买了基金就暴跌,指数一片绿,该是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未看准时机?还是该抱怨自己的贪心?

    我妈一直劝我不要碰股票基金,人心不可太贪,老人是什么都看淡了,那样的洞悉世情,年轻气盛如何做到?

   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,接触的广告人多一些,总是觉得他们忙碌,忽一日旧日广告公司的设计师跳槽自己开公司,小小的设计室,稳定的银行客源,工作不算忙,收入亦算是过的去。

    终究是不肯甘心,又跑来我们公司做presentation,试图寻找新的合作机会。

    。。。。。。

  • 2007-11-07

    理想生活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  天气很好,请了假和朋友去杭州,留下一堆衣服,在家洗刷刷。

    打开欧洲民谣,在电脑里一边放音乐一边开洗衣机,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木质地板上,斑斓皎皎,如同人的片段回忆,零星的,有温暖。

    想起在杭州的龙井村,和朋友吃饭喝茶闲聊,说起理想中的生活。DAX说,人现在的生活,一定是TA自己理想中的生活。

    我想了想,想要说什么,可终究是说不出口。生活若能真的遵循自己想要的方式在延续,那该是多么幸福。但尘世之下,连空气都有微尘,何况是人?那些细微的烦琐,那些刻入骨髓的伤痛,依旧是说不出口。

   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可说与人无一二。

    又谈到理想中的爱情。我想了想,说起了中学时候班长的故事。他们应该是相识于大学,学生时代的爱情,青梅竹马,刹那芳华。毕业后他去法国留学,她舍不下放下一段感情,一年之后也跑去法国。然后在欧洲,二个人依旧是分隔天涯,她去了...